热点搜索: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家乡的路

江西交通信息网www.jxjt.gov.cn2018年11月01日【字体:

车里的收音机放着一首《家乡的路》,“在我记忆的深处,有一条弯弯的小路,泥泞里写满了踌躇,风雨里有多少愁苦……在我家乡的村口,有一条宽宽的大路,阳光下洒满了希望,奋进中有多少幸福。”回首家乡的路,正如歌中唱出的那种情景,别有一番滋味。

家乡的路01

我的家乡在九江市彭泽县芙蓉墩镇一个幽静的村落里,爷爷把家安在现在彭泽通往九江市的必经之路301省道边。那时的村庄可没有如今的错落整齐,交通便利。爷爷形容当时的村子就仿佛被投放在一个巨大的泥潭里,这里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路。正如鲁迅的《故乡》中所说“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”,村里人靠踩走出了一条“路”。爷爷每天挑着扁担来回穿梭在这条泥巴路上,天晴还好,每逢下雨,雨水和泥土的亲密交融,让原本坑洼的地面就显得更为泥泞湿滑,一不留神就会出现“人走前了,鞋还原地粘着不动”的搞笑画面。爷爷那时总会絮叨:“要是有一条和城里一样的柏油路就好了,就能摆脱天晴一身灰、雨天一腿泥的烦恼。”

到了父亲这辈,交通情况得到改善。依稀记得,自我记事起,父亲的自行车就陪伴在他身旁。父亲常用自行车接送儿时的我,我坐在自行车上,行驶在坑坑洼洼的路面时,上下颠簸让我不自觉抱着父亲的背,风从耳旁吹拂而过,心里甚是欢乐。

我们举家在江西,太奶奶依然在安徽枞阳老家守着故土。年逢春节,父亲总要带着我回老家给太奶奶祝寿拜年。那个年代跟爷爷那辈相比,交通条件得到了很大提升,但因路网稀、公路等级低,从彭泽到安徽的路在父亲眼里依然太过遥远。每次父亲牵着我要在寒风中要耗上半天,才能等到一辆客车,严重超载的客车载着满当当的一车人盘旋在又弯又陡又窄的山路上,有时路宽只有几米,一遇会车就要沿着路胆战心惊地挪动,一不小心开进坑里,车子便像触电似的颠簸得厉害,只能喘着粗气像蜗牛似的缓缓移动。好不容易折腾到安徽境内,还需要在会宫镇上住一宿等待第二天的倒换班车。仅仅160多公里路辗辗转转要走两天,中途还需倒换两次客车,一路艰辛劳累,其中滋味父亲现在想来仍心有余悸。

转眼到了现在,家乡的路面全部实现水泥、沥青化。省道301线进行了路面、安全设施、排水系统的全面整修,路旁也进行绿化美化,依靠原有的地形地貌见缝插绿,使路与山水、自然融为一体。如今我也成为一名父亲,节假日的时候也会开车带着儿子回到故乡看望我的父亲。从九江市回彭泽的路程已由父辈的一天时间缩短到短短的一个小时,儿子总喜欢趴在车窗上惊奇地向外张望,参差错落的农房、树影婆裟的绿植、整洁亮丽的路灯……我才发现这条我认识了二十多年的路如今是如此的美丽妖娆,郁郁葱葱的香樟树林,棕黑色的香樟子像灯笼一样缀满枝头,搭配着路沿边放肆生长的朵朵野花,竟流露出了几分诗情画意。

傍晚时分,我抱着儿子倚靠在窗台上向外望去,一盏盏玉兰球造型的组合灯,将平坦开阔的柏油路面照得水雾蒙蒙,蜿蜒着向远方延伸望不到头,只依稀随着路灯的光影消失在静谧的夜色里。偶尔马路上有汽车亮着灯飞驰而过,躺在怀里的儿子问:“爸爸,汽车有没有脚啊?”“有啊,汽车的轮子就是脚啊。”“那它到哪里去呢?”我久久没有回答,亲了亲儿子的脸颊笑道:“宝贝,他们要回家。”(九江市公路局 方龙)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[投稿电话:0791-86243272,86243449] [投稿邮箱:jtt668@sina.com]
分享到:
相关阅读